吾女初成 ——大冶派出所朱东晓

2022-11-04 来源: 郑州晚报 郑州客户端官方网站 分享到:

郑报全媒体记者 袁建龙 登封时报 陈意冰


2002年9月19日,医院的产房里,一声嘹亮的啼哭,我收获了人生一笔巨大的财富。她粉嫩嫩的脸蛋,红润润的嘴唇,没有皱皱巴巴,没有脏脏腻腻,我满心欢喜。

2005年5月,她两岁半了,咿咿呀呀,奶声奶气,不厌其烦的叫着爸爸妈妈,跟在大人屁股后面,一摇一摆地走路,我开始上班,做着派出所档案室的工作。

幼儿园大班,她坐在大门口的石墩上,有模有样的写着1、2、3、4、5;寄宿制小学里,她如期戴上红领巾,考试登上光荣榜;初中时代,满分作文、每学期的学习标兵、七好少年,她从不缺席。

2017年,中招考试前一天,她高烧不退,患了脑炎,被医院通知需住院治疗,倔强如尔,优秀如尔,连皮肤毛发都失去光泽的她坚持参加了中招考试。考场上,她一直在恍惚着,她告诉我:“妈妈,我考着考着就睡着了,但是我都做完了。”考场外,我和她的父亲泪流成河。两个月后,她如愿进入登封一中重点班。写满青春的高中三年,重点班里的她犹如一枝寒梅,凌寒傲放。

2020年9月,经历了严格的体检、体测、面试、政审,她终于收到了河南警察学院的录取通知书。9月19日,她走进豫警院,我发给她一段话:今天开学,也是你十八岁生日,愿你在大学四年里向阳而开且被温柔以待,愿你四年归来羽翼渐丰,初心未改。

她是缺少母爱的,从二岁半到六岁由我的妈妈带着,想见到我,只能是周六周日,中间也不乏我带着她把她扔到派出所宿舍,任由她哭叫;她是优秀的,从小学到高中,奖状贴满一面墙;她是可爱的,爸爸的单位要职工家属的一封信,她写的《我家的红木衣柜》最终获奖,她说,爸爸是衣柜,妈妈是衣服,她是衣架,爸爸和妈妈包裹着她;她是坚强的,中招时晚上输液,白天考试,高考参加体测、面试时,她的爸爸在医院半瘫痪,为顺利通过体测三项,她挥汗如雨。

她进入学校的第二天,我找到我的妈妈,大哭一场,因为我也承受了不该有的坚强。

大学两年了,她从一脸的稚嫩已蜕变为志气高昂的小预备役警官,体育场上三千米跑的奖牌,期末考试的奖学金,学习任长霞精神演讲比赛的一等奖,英语六级的通过,硬笔书法比赛的二等奖,入党申请书,无一不让我激动、落泪,因为,她已初具那身藏蓝色的无畏、果敢。

面试的时候,考官问:你为什么报考警察学院?她说,我在派出所大院长大,我见过、听过很多警察故事,我就是想做一名警察。

她是我的女儿,吾家有女初长成。

分享到: 编辑:闫佳佳 统筹:赵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