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路同行,风雨同“州” | 不辞长作郑州人

2021-08-12 来源:郑报融媒 分享到:

《不辞长作郑州人》

作者 郭昕

郑州被一场洪水冲了,泡了,还没有晒好,又被疫情困住了,于是人们的思想开始乱了,各种各样的思潮开始碰撞、发酵。

有人问,郑州怎么了?有人说,郑州别哭。这是什么话,郑州为什么要哭?郑州哭了吗?郑州又不是三岁孩子,没有想像的那么脆弱。 

太平年月久了, 没有经历过的事情,特别是大灾大难,像山一样迎头而来,不管是谁,都头蒙。

头蒙不怕,只要心里面明白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有这样的信念支撑着走就行了。

怕就怕人心乱了。因为人心一乱,人生观与世界观跟着就变,人生观与世界观一变,做事就会变形走样,这才是最为可怕的事情。

这些年来,因为要谋生存的缘故,我专注于地方文化的研究,根据业务的需要我几乎走遍了河南省内的各个县市,当然,也包括郑州在内。

这不仅仅是近水楼台的原因,更因为身置其中,我靠这座城市给我提供思想能量与精神养料,说老实话,我研究这座城市比我少年时候研究情人的发丝还要细致,还要认真。

所以,我了解这座城市,我知道这座城市里住着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我可以告诉你郑州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郑州人又是什么样的人。

在某种意义上,一座城市的禀性,其实就是这座城市人的禀性集合。离开了人,钢筋森林的城市没有什么意思,也没有什么研究的价值。有血有肉有性情的人才能棱角鲜明地勾勒出城市的性格与性情。

前些年,我曾经给郑州市中原区编过书,收集过许多历史资料,大家都知道中原区是郑州市在新中国成立后以工业立区的老区,许多人许多事有嚼头,有味道,且让我从中原区的一个人物说起吧。

丁长河,或许你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没听说过不要紧,我告诉你,此人不但是郑州这座城的骄傲,说他是黄河之子也不过分。

丁长河生于1922年,是今天中原区须水街道办事处丁家台村人。

他小的时候家里面很穷,供不起他上学,为了让他能活下去,家里人就托关系送他到郑州延年春药店当了一名学徒。

可这名小学徒很不一般,他利用药店结识许多人的特点,学到了不少社会知识,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与世界观。1937年,卢沟桥事变以后,时年15岁的丁长河就跑到山西临汾,参加了李力果领导的山西新军,一年以后,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4年4月,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节节胜利,日本人为了打通中国南北交通线就发动了河南战役。为了对付日本人,中共中央命令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成立了以皮定均为司令员、徐子荣为政委的八路军豫西抗日先遣支队,丁长河就在这支队伍里当上了卫生部的副政委。

195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大西南,丁长河被任命为川北军区保卫部副部长。

1978年至1980年3月,丁长河担任了重庆市的一把手。一个穷孩子出身的郑州人,没根没梢的,谁能想到竟然当上了威镇一方的“封疆大吏”呢。

1981年,丁长河担任了四川省人民政府的副省长,在这个位置上他率先提出了重庆市直辖的倡议,后来这一倡议得到了邓小平同志的支持。

就是这个丁长河,经历百战不死不说,官职一直往上升,一直干到了副省级高位,还以自己的思想影响了中国最高层的决策,靠的是什么,如果身上没有一股子傻劲犟劲执著劲儿,没有迎难而上的信心与勇气,他能获得自己思想的解放与人生的超越?

说完个人,我再说说群体。郑州中原区有个保吉寨,可谓是鲜为人知。这个寨子现在只剩了一段土墙与一个大门,成了文物,被保护了起来,现在已经在旅游开发之中。

这个寨子最早是为防“长毛”所建,“长毛”就是太平天军。那时候,郑州郊区的几个村子里的人听说“长毛”要从长江边打到中原了,于是大家就兑钱修寨子以防不测。寨子修好了,长毛也没有打过来。

不过,寨子还是保留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那年月,不太平嘛,没有“长毛”了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出来祸害老百姓呢。后来真的来了日本人,日本人来了保吉寨就派上了用场,有两千多人就住进了寨子。为了证明自己真正地占领了郑州,日军就派了一百多人攻打保吉寨,长枪短炮的打得很热闹,把保吉寨的寨墙打了许多窟隆。

那时候,日军一百多人已经是不小的数目,因为人家伙厉害,又是正规军,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但这一百多人去打保吉寨就硬是没有打下来。因为寨子里的人都知道,要是被日本人打破了寨子,不管是谁,不管降与不降,都是死路一条。

所以,置之死地而后生,大家齐了心死抗,一直抗到日本人宣布投降,保吉寨也没有被打破。

寨子没事,寨子里面的人自然也都活得好好的。事情回到当下,当郑州这座北方城市突然遭到洪水袭击的时候,出现那么多人挺身而出,奋勇抢救他人也就可以解释得通了,这根本不是个别人的头脑发热,而是有历史传承的,郑州人在基因里就有血性,就带着那么一股子英雄气。

有人说,郑州是火车拉来的城市,是一座移民城市,没有什么性格。说这话的人那是你不懂郑州,郑州只要身处困境自然就凸显出了城市性格,郑州人遇到困难,也一定会想法自救与互相救护。

郑州不是铁打的城市,郑州人也不是铁打的人。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郑州一定会往固若金汤的方向努力,郑州人也一定会以铁人的标准成长。

郑州人不是泥捏的,郑州人的事,郑州人会弄,而且一定会弄好。外面的,特别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别说是给郑州挖坑的,就算是给郑州栽花的,郑州也不欢迎。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这是宋代大诗人苏东坡于宋哲宗绍圣元年被朝廷以“讥斥先朝”的罪名贬往蛮荒的岭南,“不得签书公事”,身陷困境甚至是绝境的时候仍然对当地司空见惯的荔枝心生爱意,用笔写下了豪迈的千古绝句。

现在我们是有暂时的困难,一时的沮丧也在所难免,但我们总不能一撅不振吧。所以,在这里我套用苏东坡的话大声对大家说,早作准备,以利再战。就算没有荔枝三百颗,也要长作郑州人。

图片来源豫览影像公众号


“7·20”特大暴雨的突袭

给河南带来了诸多灾害

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社会各界纷纷第一时间伸出援手

与豫同心协力,携手共度难关!

暴雨虽急,爱比雨大

洪水无情,人间有爱

相信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

“老家河南”定能打赢灾后重建攻坚战

蓬勃向上的“国际郑”仍将焕发光彩

生活的美好亦将如期再至!

2021年7月,

新冠病毒再次暴发,

面对疫情,

一个个平凡又伟大的个体不惧危难,

逆风而行,

坚守阵地,

筑起了抗击疫情最坚实的防卫,

相信我们终将战胜新冠病毒,

郑州“中”会赢!

郑州晚报 

“艺”路同行,风雨同“州” 

专栏征稿进行中

向社会各界人士

征集诗歌、散文、书画等

投稿邮箱:zbrm123@163.com

点击悦读:

《夏日友晴天》

《郑州抗洪有感》

《西江月?郑州暴雨感怀》

《七绝?砥柱》

《暴雨中的河南力量》

《祈福河南:凡人微光,照亮世间》

《以笔为旗 续征战疫》

《我在郑州我很好》


分享到: 编辑:朱琳 统筹:苏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