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都有了研究郑州商代王都发展兴衰的新标尺

2022-09-17 来源: 郑州晚报 郑州客户端官方网站 分享到:

9月16日,在国家文物局召开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上,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了郑州商都遗址书院街商代贵族墓葬区考古新发现。

这一消息经郑州日报、郑州晚报等新闻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广泛热议。

针对大家关心的相关热点话题,记者今日采访了郑州中华之源及嵩山文明研究会副会长阎铁成。

据介绍,郑州书院街商代贵族墓葬园区位于郑州商代王都内城垣东南区域,距南城墙约200米、东城墙约450米,是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2021年6月至2022年8月为配合郑州商都历史文化区两院二期项目工程建设考古发现的。

在约1万平米的范围内,发现了距今3400年的商代中早期(白家庄期)壕沟2条、墓葬25座、文物300余件,形成了由壕沟、通道、青铜器墓葬、一般墓葬、祭祀坑等组成的结构与功能明确的丧葬墓园体系。

其中,最令人关注的编号2号墓葬为南北向,长2.6米,宽1.1米,现存深度0.35—0.55米。

出土随葬品200余件,其中铜器20件、玉器11件、金器5件、箭镞50枚、贝币120余枚以及以金箔为地镶嵌绿松石的牌饰等。

铜器有罍、鼎、戈、爵、斝、盉、鬲、觚、斨、盘、斗、刀、箭镞等。

玉器有钺、戈、柄形器、玉猪、玉鱼等。金器有金覆面、金泡、金箔等。

绿松石有管、片、牌饰等。

底部六处殉狗坑分别位于头部、腰部及四肢,四肢处的殉狗呈顺时针顺序摆放。

“郑州书院街商代贵族墓葬园区是郑州商代王都遗址发现七十年以来继城墙、宫殿区、青铜器窖藏坑、作坊等发现之后的又一重大考古发现,对于研究、认识郑州商代王都的演变具有重大意义。”谈起此次考古发现的重大意义,阎铁成开宗明义。

他深入阐述说,此次考古新发现具有以下四点重要价值和意义:

一是呈现了商王朝社会经济发展的新景象。

郑州书院街贵族墓是郑州商代王都目前发现的陪葬品最丰富的墓葬,2号墓一座墓葬发现200多件文物,涵盖各种质地、各种器型,一些器物如壶式盉等是首次发现,这是郑州商代墓葬考古中从来没有过的,特别是金面罩、金泡饰、黄金绿松石牌饰均是商代遗址中的第一次发现,也是目前全国发现的最早大型金饰制品,令我们对商社会发展的盛况耳目一新。

二是刷新了商社会丧葬习俗的新认知。

2号墓、24号墓、30号墓是郑州商代王都目前已经发现的30余座青铜墓葬中结构最为明确、保存最为完好的贵族墓葬,其规模、等级均是首次发现。

2号墓底部6处殉狗坑分别位于腰部、头部及四肢,殊为罕见,蕴含着特殊的历史文化内涵。

24号墓三具骨架同穴的葬式结构也很罕见,为研究商社会丧葬习俗提供了新材料。

三是理清了商代晚期王陵“兆域”的源流。

“兆域”是建有防御设施的墓园,有“兆域”结构的墓葬区一般是王侯级高等级贵族墓葬的特点,目前,发现和确立的最早“兆域”是安阳殷墟王陵,书院街商代贵族墓葬区的两道壕沟互相平行,进出墓葬区的通道为夯土建筑,体现了墓葬区的规划、设计、组织与管理等特征,具备了“兆域”结构雏形。

就郑州商代王都遗址而言,建有“兆域”的书院街商代贵族墓葬园区是首次发现,其重要程度比肩于城墙、宫殿区、作坊区、青铜器窖藏坑等重要遗存。

四是提供了研究郑州商代王都发展兴衰的新标尺。

郑州书院街贵族墓葬园区是商代中早时期(白家庄期)的商代贵族墓葬,是商代王都从郑州外迁后的重要遗存,折射了商王朝对郑州商代旧都高度管控的行政力度,对于我们认识郑州商代王都的演变、郑州商代王都与小双桥商代王都的关系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与科研价值。

正观新闻·郑州晚报记者 成燕 



分享到: 编辑:周爱巧 统筹:曹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