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岁“鬼才”诗人余秀华恋爱了,男友是90后

2022-01-24 来源:三峡晚报 分享到:

给李健写情诗的46岁诗人余秀华恋爱了。

但男友不是李健,是神农架90后养蜂人杨槠策。

杨槠策是谁?

他为什么会爱上大自己15岁的余秀华?

他是怎么与余秀华相爱的?

带着这些疑问,三峡晚报全媒记者独家采访了杨槠策。

初中毕业辍学打工

杨槠策原名杨光伟,湖北省神农架林区松柏镇盘水村人。生于1990年。

杨光伟的父母都在务农,他是老大,还有一个弟弟。父母辛勤劳作,但生活仍然非常清苦。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杨光伟初中毕业后即辍学回家,来到保康一家矿场打工——给矿工们做饭。

17岁的少年,从早忙到晚,脚不沾地,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矿上的生活又十分枯燥。杨光伟不堪重负,精神几近崩溃,不得不回家。

杨光伟在家呆了一年。除了帮父母做农活,他学习绘画,来排解苦闷。在父亲的鞭策下,为了贴补家用,杨光伟一把火烧了所有的画,再次外出打工。

在松柏坪镇一家酒店打过一段时间的工后,杨光伟再次离开神农架来到深圳,当过保安,最后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名工人。

养蜂创业

三点一线,机械呆板的生活,杨光伟总想有所改变。

神农架素有养蜂的传统,当地政府也出台了优惠扶持政策。何不回到家乡,做一个养蜂人?

杨光伟辞职来到江苏,跟随师傅学习意大利蜂养殖。

养蜂人要追着花期走,全国各地转场。3年时间里,杨光伟到过东北三省、内蒙古、江苏、江西、四川、安徽等地。这3年时间,虽然身体辛苦,但心里是快乐的。

比起流水线上的工作,在开满鲜花的大自然中,人总是放松的、愉悦的。杨光伟称之为“无比珍贵的经历,难得的人生旅程”。

也就是在这期间,2015年,转场到内蒙古呼伦贝尔养蜂时,爱好文学的杨光伟初“识”余秀华,他读到了余秀华的诗,佩服其才华和敢说敢写的勇气。

2016年,杨光伟回到神农架,养蜂创业。

杨光伟有一段婚姻,女儿8岁了。由于母亲卧病在床,加上要接送女儿上学,杨光伟为了照顾母亲和女儿,暂停养蜂。目前在神农架一家公司从事与蜂蜜有关的工作。

与母亲感情深厚

母亲的命运与过早离开人世,对杨光伟影响很大。

杨光伟用“相依为命”来形容自己与母亲的关系。他说,只有母亲是最懂他的人。

杨光伟和妈妈。

但这个最懂他的人在恶疾缠身10多年后,于2020年离开了他。

“我妈妈离世,我整整瘦了20多斤。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天天写诗、写散文、跑步,白天还好,借着工作去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一到晚上夜深人静,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从4岁到31岁的点点滴滴,就像封存多年的内存卡,按了播放键,一直在脑海里流淌。枕头一面哭湿了,不能睡了,我就再翻一面。”

杨光伟对妈妈的回忆,有快乐。杨光伟与妈妈最快乐的时光,是杨光伟从保康回来休养的那一年,他陪妈妈一起下地种土豆,上山砍柴,母子俩有说有笑。

但回忆里更多的是痛苦。

杨光伟含泪讲起母亲生前做过的事、说过的话:

“六岁的时候,妈妈对我说:我能活一天,你就能活一天,我必须要好好的活着,为了你和你的弟弟。

在滴水成冰的寒冬里,妈妈晚上用手洗衣服,等我早上睡醒的时候,20多米的铁丝上晾满了衣服,衣服上已经挂起了长长的冰柱。寒冬里没有手套,就这样去清洗衣服,给她埋下了病根。

长时间的积劳成疾,缺油少盐,让她的生命如此短暂,才53岁就走完了她坎坷的一生。

为了我和弟弟,为了这个家,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否则她不会这么早就离开这个世界。”

杨光伟说:我的母亲在她离世前两个月跟我说,秦始皇寻了一辈子的长生不老药,最后也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乌龟虽寿,可活600载,但也会生命终结。她说这么多,就是害怕她离开之后,我受不了精神上的打击,会随她而去。

在杨光伟的妈妈去世11个月后,杨光伟敬爱的爷爷也离世了。

爱上余秀华

两位至亲的离开,让杨光伟重新审视生命:工作的苦、劳动的苦,根本就不是苦,心里的苦才是真苦。

他认同这句话: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聊人生。

对于与余秀华15岁的年龄差距,杨光伟说:我虽然刚过31岁生日,但我经历了和我年龄不匹配的人生。我和余老师,都太苦了。余老师曾对我说:我也不想出名,我的诗也不用别人读懂,只不过是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

而余秀华,对人生之苦的体味可能更甚于杨光伟。

余秀华,1976年生于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因出生时倒产、缺氧而造成脑瘫,行动不便,说话口齿不清。高中毕业后,余秀华赋闲在家,差点上街乞讨;她有过一段婚姻,余秀华谈到前夫尹世平时说:在他心里,我只值800块,还不如一头猪。

2009年,余秀华开始写诗,才华横溢,诗风率性泼辣。一句“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诗惊四座。

对人生之苦的体验,也许是杨光伟与余秀华跨越年龄、容貌、健康状况相爱的必然。

而他们相识相恋,又属偶然。

2015年,杨光伟通过互联网读到了余秀华的诗。“她的诗,对生活、对爱情、对婚姻、对世俗,用一种最直白、最纯粹的表达方式,写出了她自己独特的社会观、人生观、爱情观、婚姻观、世俗观,包括对生命的理解,对乡村的理解,对身边花草树木的理解,都打动了我。”

但那时,余秀华和杨丽萍、宋祖英,仅仅是杨光伟崇拜的偶像之一。

正式相识,是去年的11月,在余秀华的抖音直播间。

那时,余秀华孤独、失眠、喝酒,非常痛苦。余秀华直播时说自己酒喝多了胃难受,杨光伟便给余秀华寄去了神农架的蜂蜜养胃。

杨光伟的体贴与周到令余秀华感动。此后,他们互加微信,开始视频聊天。

杨光伟余秀华互加微信聊天。

余秀华告诉杨光伟:因为外貌的原因,从未跟人在微信上视频聊天,这还是第一次。

他俩十分投机,有着说不完的话,最长时视频聊天长达7个小时。

有时视频时,余秀华会不好意思地说:我头发没梳,还有眼屎。

杨光伟安慰余秀华:女人最好的状态,就是做自己。我喜欢你的真实,喜欢真实的你。

他们的聊天也是敞开心扉的。“我们相互吸引,我对她再没有偶像包袱。”

他们谈论余秀华的诗。

杨光伟说:我不喜欢你的诗,我喜欢自己的诗。但我喜欢你的散文。

余秀华嗔道:你好大的胆子,全国人都说我的诗写得好,说写得不好的,你是第一个。

感情已经升温,他们想见面,但又都怕这是一时冲动会伤害对方。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吧。”杨光伟说。

余秀华答应:“那就飞一会儿吧,飞掉就算了,飞不掉就见面。”

子弹一直在飞。

于是,他们约定见面。

穿越小半个湖北到襄阳

2021年12月24日,圣诞平安夜。余秀华和杨光伟穿越小半个湖北,在襄阳见面。

“见面的第一天,我们就确定了关系。”杨光伟说。“当我第一次牵起她的手时,她很紧张,手心都冒汗了,有些不知所措。她害羞得像十七、八岁的少女,而我也像回到了少年时光。我们游了古隆中、唐城,去了很多地方。26日是我的生日,她送了我三枚印章。其中一枚就是我新取的名字:杨槠策。过去的杨光伟死了,现在的杨槠策重获新生。”

离开襄阳后,余秀华杨槠策又去了郑州、焦作、南阳,拜访了作家刘娟、松山书社总经理刘磊、当代诗人曹仕梅、秋郎等。

余秀华和松山书社总经理刘磊。

余秀华与河南草根诗人曹仕梅。

余秀华杨槠策与河南作家刘娟。

2021年12月31日,余秀华的铁杆粉丝秋郎送杨槠策与余秀华回到荆门,参加当地文艺团体举办的跨年诗会。

诗会上,余秀华与杨槠策高调牵手,并送给杨槠策99朵玫瑰。

因为此前,杨槠策曾说过,男人很少在生前收到玫瑰,只有死时会有一束玫瑰放在墓前。所以,余秀华特意为小男友送上这份礼物。

杨槠策去了余秀华家。他们大胆牵手,在余秀华家附近香樟树下,荡起了秋千。

秋郎见证了这一切,并拍下了这些照片和视频。

2022年1月1日,杨槠策将这些素材剪辑后,发布在自己的抖音上。

“跨年发个视频,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我没有跟余老师商量,她也没有怪我。视频发布后,各种言论都来了,她哭得很伤心,因为她担心我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杨槠策说。

对于恋爱的感觉,杨槠策说:“她很多方面令我着迷。和余老师恋爱的这段时间,她有时像我的朋友,有时像我的老师,有时像我的知己,有时像情窦初开的初恋,我非常珍惜每一天的时光,真的是当成世界末日在对待。”

而恋爱后的余秀华仿佛找到了心灵的归依,相比她写给李健情诗的深情与无望,在写给杨槠策的诗里,反而有一份温柔与宁静:

仿佛叶尖上的光

就算是短暂的,它依旧旋转出了夺目的光

我们之间,愈发像大雾之间的两棵树

一步一顿,慢慢走近

你枝繁叶茂地向我打招呼,目光里全是

满月的潮汐

我有皮肤龟裂的羞怯,树叶发黄般的孤独无依

我摁紧内心的雪

它随时可以酿出一场雪崩

当你枝叶上的光反投在我身上

亲爱的,我真不知道

如何报答这生命的滋养

亲爱的,你尽可以打开我的生命

直到你厌倦

我会轻轻把你放回最初

 2021年12月08日




分享到: 编辑:周爱巧 统筹:王战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