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境线上的派出所,民警给群众理发教种菜,带领少数民族全族脱贫

2019-09-30 来源:冬呱视频 分享到:




点击观看视频??




与寂寞为伴


每次所里来新人,所长李小军都会开玩笑地说:“会不会剪头发,会不会做饭?不会也没事儿,俩月后啥都会了。
 独龙江边境派出所所长 李小军
独龙江位于云南西北,中缅边境,被称为“死亡之谷”和“中国最后的秘境”。
2014年隧道公路开通以前,千百年来都与世隔绝,每年有一半时间大雪封山,人出不去,也进不来。
这里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环境优美如画,河水清澈见底。但是直到90年代,独龙族仍狩猎、捕鱼、以物易物。
2010年以前,人们住茅草屋、人畜混居,很多儿童连鞋子都没有。
生活成为了一个难题。而解决难题的,就是一代代翻越山川,远离家乡,驻扎在此的士兵和警察。
 民警张礼慧在为独龙江村民理发
除了日常稳定治安、人口管理,给老百姓剪头发、教打篮球、教种菜,甚至帮忙开农家乐、修路,都是独龙江边境派出所民警日常要做的工作。
张礼慧一年前被分配到独龙江派出所工作。当时同期的年轻人包了四辆大巴车。
车从昆明往山里开,每走一段路,就会放下几个人。大巴车走了三天才到达最后的目的地独龙江乡。
当时群众和派出所同事都过来迎接他们,他下车第一时间却奔向卫生间呕吐。
最后的80多公里路,749道弯,让张礼慧认识到了独龙江的闭塞与艰险。

 路上瀑布水雾太大,一般只能开车通过

在这里的日常工作,比外界也难很多。有次进行人口核查,张礼慧没办法联系到一个人,跟村干部说明情况后,村干部说人已经死了好久,并且他已经在系统上注销了。
张礼慧纳闷,说这儿没有你的注销系统。村干部回答说当时人不在之后,户口本上他那一页,我们就已经撕掉了,不是就已经注销了嘛。
这里山高谷深,悬崖峭壁,河水湍急,天无三天晴,地无三尺平。森林茂密,物种繁多。人吃的东西少,吃人的东西多。
 独龙江山高谷深,河水湍急
张礼慧有次在床边放了张卫生纸,第二天要用时,卫生纸竟然拧出了水。
所长李小军来这里三年,身上几乎都是湿漉漉的,在村里巡逻时,雨说下就下。
经常性断电断网,是张礼慧最不能适应的。
初来独龙江时,断电断网了五天,身边没人说话,他在宿舍找了一个手摇发电的收音机,只能收听到一个儿童故事节目,他就连听五天,外界的声音让他安稳。
有次女友和他微信聊天,聊着聊着人就不见了,女友哭着找到了张礼慧的父母,怕他出危险。
全家人担惊受怕,五十多岁的父母寝食难安,两天后才联系到他。
张礼慧提到父母,微微哽咽
而18年前来到这里的教导员梁进春,更是经历过半年无法与外界联系的情况。
大雪封山隔绝了独龙江和外界,电话也无法拨出。来年封山期一过,就立马冲出去给家人报个平安。
他们想了各种方法排解孤独,打篮球,讲笑话,围着火塘一起唱歌,希望日子变得精彩一点。


不仅仅要维护治安

独龙江曾是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世代居住着独龙族。
这是中国人数最少的民族,人口只有四五千人,1949年前夕人口只有一千多人,差一点濒危灭绝。

 教导员梁进春讲述过去村民穷到没鞋穿

大雪封山,无法进出,是当地面对的最大困难之一。以往孩子们出外上学,一旦封山,就半年无法和家人联系。
因为闭塞,这里的人,也无法与外界进行交流,贫困长久以来一直困扰着他们。
1949年,一切开始悄然变化。年届四十的梁进春,在独龙江边境派出所算是一个老人。他亲历了独龙江的变化。梁进春刚来时,被安排要教导当地独龙族认字。
上世纪五十年代,解放军首次进驻,发现当地人普遍文盲,就自发建了个夜校教他们识字,慢慢地夜校变成学校,后来不管是武警还是警察,每年都会派一个人过去辅助独龙族扫盲。
2002年,梁进春被分配到独龙江。梁进春从没想过自己会当老师,当他站在教室里时,被学生们炙热纯净的眼神打动了,不敢应付了事。
 地形崎岖导致车辆故障
有一次上学时路过水坑,连跌五次,最后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向学校走去,想的就是不能耽误孩子们的功课,现在很多人见到他会称呼他为梁老师。
当时老百姓的房子都是木头盖成的,一根叠着一根,冬天坐进去四面漏风。屋子里椅子和炕都是冰的,晚上还可以透过缝隙看星星。
物资困乏也折磨人。现在听到红烧肉就想吐,独龙江天气不适宜种植蔬菜,刚来时,天天吃红烧肉,饭里没有绿色。
有一位村干部让自己老婆给他们送点水果,拿过来一看是黄瓜。他们也舍不得吃,就放在冰箱里,想吃了就去看两眼。
有个西瓜贩子攀过山川进来,一个西瓜卖100元,那时候一个月津贴才120元,大家就狠狠心凑钱买了一个,有人最后连西瓜皮都啃掉了。
而当地人,几乎没吃过这个东西。黄瓜在他们眼里就是最珍贵的水果。

 因交通不便,蔬果类物资只能靠人力运输

当地,人吃的东西少,吃人的东西多。张礼慧和身上,都有着大大小小还没消肿的疤痕,都是叫不出名的虫子咬的。
为了改变饮食,派出所的人就开始种植蔬菜大棚,附近老百姓跑过来围观,天真地问他们为什么你们种的蔬菜和我们的不一样。
和同事们就干脆手把手教大家怎么建蔬菜大棚,以及蔬菜应该怎么种植。下乡时,还会带点种子分给大家。
尽己所能帮助老百姓,是对自己的要求,这话他也对张礼慧等年轻人说过好几遍。
独龙江的钦郎当警务室,是中国离国际线最近的警务室之一,距中缅交界的41号界桩只有五公里。
因为路途不好走,每次过去巡查单程都要徒步一个多小时,要路过悬崖和瀑布。有次警员前脚刚刚走过,后脚那个地方就坍塌了!
以前民警要溜索去各个村落执勤,独龙江水流湍急,寒冰刺骨,人一旦失手跌进去,会立马找不到。

 张礼慧为村里的老人拍照

有些独居的老人行动不便,他们就翻山越岭到老人家里为老人剪发,送食物。
大小伙子会很熟练地将老人的白发拢到耳后,细心地剪掉每个碎发。微风和煦,老人舒服地眯起了眼。
当地山高谷深,道路艰险。大雪与雷雨天气,会造成塌方和泥石流。救人,也是民警不能推卸的责任。曾经有人在执行任务时,一去不回。
山上有座烈士陵园,墓碑下埋藏着八个战士,其中六个是衣冠冢。
八个人离去时的年龄和张礼慧相仿,有的是为了群众探路跌落悬崖,有的是在国界执勤时,被野兽袭击,也有巡逻时遭遇泥石流的和坠江的烈士,人已经找不到了,墓碑里,放的是他们生前的衣物。
张礼慧偶然一次读到白居易的诗:君埋泉下泥销骨。25岁的小伙立马红了眼眶,觉得八位烈士如诗中所写。

 钦郎当警务室民警中秋节悼念烈士

中秋节那天,钦郎当警务室民警去陵园看望英雄烈士,他们点燃了三支烟横放在墓碑上,给每个人摆上了一杯白酒和一个月饼。
烟雾丝丝袅袅,更显墓碑寂寥雄伟。几个民警脱帽宣誓:“各位前辈请你们放心,我们将永远继承你们的精神,守护好独龙江。


所有的付出都有回报


一代代年轻人们,远离家乡,奔赴独龙江,终于换来了独龙江的巨大改变。
 村民悠闲织布,生活怡然自得
曾经执教的学校,已经陆陆续续走出五百名毕业生。
从幼儿园到高中14年的义务教育,让整个独龙族的未来拥有更多可能。独龙族的年轻人可以勇敢地走出山外,去看更大的世界。
曾经只能困在山里,和祖祖辈辈一样刀耕火种的生活也变了。人人住上了干净明亮的新房子,再也不必在寒夜里受冻。今年,这个曾经年收入只有900元的地方,宣布实现全族脱贫。
 梁进春在教村民种大棚蔬菜
一个当地老人,还在自家墙外画上了独龙族以前的生活状态,提醒大家不要忘却曾经的苦难,要珍惜当下,铭记恩情。
除了警察和士兵,还有远道而来的工人和建筑师们,帮助这里建设了桥梁和公路隧道,结束了这里千年来的与世隔绝。
在修路时,最后五公里,带着独龙族的年轻男儿一起修,教会他们技能。后来,当村里需要修路时,这些人成为了核心。
独龙江变得越来越好,但是当提及家人妻儿,每个民警都分外愧疚。
张礼慧每次和父母视频,几乎聊的都一样,最近天气怎么样,忙不忙?嘱咐完父母保重好身体后,就会立马挂了电话。
他怕自己会哭出来,隔着手机他能发现父母鬓角的白发,看着父母一天天老去,他感到惊慌。
 张礼慧在空闲时间给父亲打电话
因为远离家乡,出行不易,事情繁忙。李小军通常一年回家两次,一次也就十几天。
因为缺乏沟通,李小军两个儿子不爱搭理他,他有点伤心。直到有次他看到大儿子骄傲地跟别人说,自己爸爸在独龙江当警察,他以后也要当一个像爸爸一样的警察!

从贫穷落后到世外桃源


扎根在独龙江,在日常点滴接触中,他们和独龙族的关系变得愈发亲密。

 李小军说,自己身心早已扎根在独龙江

有年冬天,天寒地冻,山外的物资迟迟未到,所长李小军正发愁时,当地的独龙族人扛着珍贵的蔬菜和米面给他们送来。
张礼慧刚来时,有个老奶奶看到他,非要拉着他的手塞给他瓜果。那些水果老奶奶自己都舍不得吃。
每年都有独龙族上山为烈士祭祀,感恩他们的付出。
派出所里有个篮球场,当地孩子放假会过来陪着民警一起打篮球。他们来去自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如果民警开车去执勤,孩子们大老远看到车,都会立定站好向他们敬礼,每当这个时候,李小军就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得。

 小朋友们向警车里的民警敬礼、招手

来到这里的年轻人,扎根独龙江,一心为人民。一场跨越七十年的接力,让一个落后贫困的地方,变成了世外桃源。
冬呱团队拍摄的最后一天,钦郎当警务室停电了,升国旗时喇叭无法放出音乐,民警和独龙族人自发聚在旗杆下,一起大声唱国歌,升国旗。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才上过一年幼儿园,字还没认几个,但是唱国歌时,吐字清晰,声音最为洪亮。
歌声昂扬,在山谷里久久回荡。

 70年的接力,让落后贫困的独龙江全族脱贫




文案/  张怡
运营/ 李广博 卢月丽 李婧琨



分享到: 编辑:卢月丽 统筹:孙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