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疑因拆迁问题遭乡政府虐待 村支书:谈话很和谐 只是做思想工作

2020-12-14 09:03:00 来源:开屏新闻 现场眼综合 点击量:15092 分享到:



12月13日,湖南常德。

株木山乡韩文社区村民韩先生反映,自己弟弟深夜因拆迁款一事被带去乡政府谈话,6小时后突然昏迷被送入医院。

韩先生称,弟弟在谈话期间曾遭人吹冷空调,泼冷水。

对此,参与谈话的村支书张昌延表示,虽然谈话时间的确过长,但吹冷风泼凉水情节并不属实。

因为做思想工作就能让人昏迷?这让湖南常德株木山乡韩文村村民韩昌建百思不得其解。

他12月13日告诉记者,前天,弟弟韩伟被乡政府工作人员叫去协商拆迁款的问题,但没有谈拢,且在协商过程中其弟遭虐待昏迷。

当事人苏醒后也确认了此事。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株木山乡党委书记丁志刚,他表示确实因工作需要给韩伟做了七个小时的思想工作,但不存在虐待行为。目前,韩伟的家属已经报警。

在医院接受治疗的韩伟

家属:谈拆迁补偿时被虐待

据韩昌建回忆,12月11日18时许,弟弟韩伟被汉寿县株木山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叫去协商拆迁款的问题,现场人员从晚上8点开始给韩伟做了七个多小时的思想工作,期间有虐待韩伟的行为。

“村支书告诉我弟弟,‘今天不把这个字签了,你就别想回去!’期间,株木山乡党委书记丁志刚将韩伟关在办公室内,还用冷空调吹他,冷水泼他,湿毛巾捂他。”

韩伟的病历记录

韩昌建称,韩伟的身体出现异常后,在场工作人员将其送至汉寿县人民医院,医院诊断书显示韩伟因为精神压力过大所以昏迷。之后,韩伟被送往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12月13日下午,韩伟苏醒后告诉记者,工作人员在小会议室虐待他,确实如其兄所说用冷空调吹他,冷水泼他,湿毛巾捂他。

11日晚协商期间,韩伟在谈话前半段曾多次以身体不舒服为由要求离开,但在场的工作人员强行把他留下并声称必须签字,不然不放他走。

“让我回家,我很难受;让我回家吧,不然我会死掉的。”韩伟说自己曾经这样央求工作人员,但他们仍不让他回家。

拆迁公示明细

对于拆迁款谈不拢的问题,韩昌建表示,株木山乡政府不按照国家政策进行拆迁,补偿款是由乡政府自己定的,所以拒不接受。

乡党委书记:“根本就没有虐待他”

那么真如韩氏兄弟所说?记者13日联系到了株木山乡党委书记丁志刚,他表示:“从11号晚上八点多开始,我们给韩伟做拆迁的政策宣传和思想工作一直到凌晨三点钟,我们一直陪他到三点钟。时间之所以这么久,是因为我们想把工作快点完成,我们不是一次两次找他谈这个问题了。”丁志刚说,在场工作人员都不知道韩伟身体不好,谈话期间,韩伟也并未说过自己不舒服。凌晨三点左右的时候,韩伟要去厕所,工作人员扶他去的时候发现他在发抖,就将他送去了汉寿县人民医院。“我们根本就没有虐待他,绝对不存在冷空调吹,冷水泼,湿毛巾捂的行为。”

乡政府工作人员在给韩伟(左三)做思想工作

丁志刚称,因学院扩建,导致包括韩伟在内的十五户人家需要拆迁。今年上半年,乡政府联合各有关部门对十五户人家进行实物量调查,并将登记结果进行公示。按照政策,韩伟一家应得赔偿金873000元。韩伟反映登记工作做得不全面,经工作人员重新测量后确认赔偿金为1026800元。

“最开始,韩家人称不给160万就不迁。15户人家迁走5户以后,韩伟又说没有138万就不迁。一家就要多要个几十万,我们拆迁的工作还做不做了?”丁志刚的语气颇为无奈。

丁志刚说,12日上午,株木山乡政府的工作人员曾到医院看望韩伟,韩伟并未就虐待一事谈过只言片语。

目前,韩伟的家属已经报警。


分享到: 编辑:朱琳 统筹:安学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