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11-28 11:24:0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点击量:14822 分享到:

《人民日报海外版》版面截图

此心安处是吾乡

王剑冰

每个人都是有故乡的,每个人的故乡也不尽相同。一个人走出故乡,有的不能经常回去,有的甚至再也没有回去。那么,一遇到与故乡相近的符号,便觉得亲近。

洛阳望春门的街口,有一片瓦的世界。阳光正在瓦上跳跃,蔷薇攀上了窗沿。窗沿也围着瓦,一个女孩的娇柔在瓦间闪现。

余舍,名字让人回味,就像两座连在一起的瓦屋,散发着朴素的光。它的芳邻是颇有名气的“瓦库”,二者相辅相成,筑起瓦蓝色的乡音。

我观这余舍,不惟是设计师余平所作,转换一下声调,还释放出更多的意味。余:余为本分,余留,年年有余。舍:舍为释放,舍弃,有舍有得。那么,历经人生百味,到余舍来感怀一番,心中有所感悟。


现在,越是四处游走的人,越是有一种心理习惯,不求豪华,但求舒适,那种带有民间情调和生活细节的舒适。就像悄然而至的雨,点点入微。余舍就是在洛阳遇见的一片瓦,心间开出的一束花。

余舍放大了乡愁,缩小了童年。顺着砖铺的台阶慢慢向上,亲切自脚底升起,一点点唤起久远的记忆。


心的海,一点点退潮,月的眼,一点点朦胧。白居易曾经迷想:“争得大裘长万丈,与君都盖洛阳城。”暗蓝色的云,怎不似那大裘,把整个夜晚,慢慢盖严。

《洛神赋》的咏叹,又在哪里响起,唐三彩的珍品,又在哪里开片,牡丹花的根脉,又在哪里滋出一条须弦……

我不知道余舍下面是否有过帝王的宫苑,或在秦砖汉瓦之上,或于萱草芳华之间,山川环绕的千年故都,此刻,已陪我陷入深深的睡眠。


分享到: 编辑:胡成玉 统筹:刘德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