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世界第一高峰量身高的河南男子汉,真中!

2020-07-31 14:50:00 来源:冬呱视频 点击量:13293 分享到:

▲点击观看视频▲

5月27日11时,中国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峰顶。这一消息,成为网友们评选的2020上半年最难忘的瞬间之一。

除了成功登顶被世人看到的8名测量登山队员外,还有一群来自自然资源部第一大地测量队(下称国测一大队)的队员,负责今年珠峰峰顶交会测量工作,自3月31日进珠峰驻二本营到5月30日撤营,他们在海拔超过5000米的珠峰脚下生活了60天。

7月7日,我们来到西安,见到了这群“离珠峰最近、住的时间最久”的人,并和其中的三位聊了聊在海拔5000多米上的生活,以及测量珠峰背后不被大众所知的故事。

“老友”的二次相见

朗日下的珠峰岩雪相间,千壁万仞,金色的光辉映衬着磅礴的山脊,圣洁而美丽,这里藏着99.9994%的人类未曾见过的极致风光。

千百年来,无数人向这个陆地至高之处前仆后继,上演探索与征服。与此同时,死于这里的人也数不胜数,这个“世界第三极”依然是人类已知最危险的地带之一。

来自河南修武的韩超斌是第二次到珠峰了,虽然对即将到来的高原反应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真正发生的那一刻,他依然觉得低估了它强悍的杀伤力。

乏力、呕吐、头疼、失眠……脑袋像炉子里烧开的热水,气压顶着锅盖,下一秒仿佛就会爆炸。即使好不容易睡着,也会被突然憋醒,弹坐起来大口大口喘气。韩超斌觉得这位15年未见的“老友”似乎一点儿都不念旧情。

2005年,韩超斌跟随国测一大队参与那次的珠峰高程测量工作,负责中绒交会点的测量。时隔15年后,他作为2020珠峰高程测量交会组的中队长,负责二本营的工作调度,带领着国测一大队30多位队员,完成了Ⅲ7、中绒、西绒、东绒2、东绒3五个交会点的测量任务。

与危险寂寞为邻

在所有交会测量点中难度最大的一个是西绒点,这是一条不在登山路线上的存在,除测量人员外,根本不会有人踏足的“禁区”。

今年负责这个交会点测量工作的是来自河南洛阳的程璐。在五月中旬最后一次去西绒点时,之前走过的冰面随着气温升高而变薄,间或还能听到冰河开裂的清脆声音。而原本被冰冻住的石头逐渐解封,变成活的,在大风的吹动下滚落山崖,从发现落石到石头砸在峡谷里,一般只是2、3秒钟的时间。

在经过绒布冰川时,程璐和队友攀爬一个60度左右的斜坡,一块落石突然擦着程璐的头顶飞了过去,再往下一点,后果或许不堪设想。“很累,你又不敢休息,真是憋着一口气很快往上爬。”快速通过这个路段后,程璐他们才坐在一块石头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最长的一次,程璐在西绒点呆了11天。每次下雪,他们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用桶把雪接起来,再用炉子烧开。这里吃的食物足够,但没有水,在零下15、16度的高原上,喝点热水,能为冰凉的身体带来些许暖意,“会更舒服”。

手机的电量十分有限,队员们只能自己寻找排解无聊的办法。

一场大雪过后,程璐起床发现帐篷旁边多了很多“猫爪印”,但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不可能会出现猫,他们猜测应该是雪豹来访了。程璐拿出手机拍摄下这个画面,在那之后,他们睡觉时都会把头灯开一整晚。

“没事找事干”的程璐还会拿起帐篷里的铁锹,修条水渠,把水引到别的去处——住的地方是个斜坡,雪融化之后会顺着流到帐篷底下。在海拔5600米的这里,晚上的风也极其的“热情”,为了抵挡风力攻击,他们就一块一块儿地搬石头,垒成一个同帐篷一般高的挡风墙。慢慢地,在这里,建成了一个小小的“家园”。

这样艰苦,为什么还要测珠峰?

“我们中国人的山,当然要自己来测”,除此之外,程璐还有着一个朴素的动力:以后儿子上学,在看到珠穆朗玛峰多高时,可以骄傲地说“这是我爸爸测出来的。”

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或许可以借用《攀登者》里面的一句台词,来表达我们对所有测量队员平实而朴素的心愿,那就是:登上去,活着回来!

征集渠道全面开通,欢迎大家来推荐

即日起,“最美家乡人”评选活动正式拉开帷幕,你身边饱含人情味儿的凡人善举和暖心故事,都可以向我们爆料。

征集结束后,本报将联合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对所有候选案例进行公开评选,获得票数最多的10个案例,授予地区十大“最美家乡人”称号,并获得正能量奖金2000元。

12月初,本报将根据综合评价,推荐2人(组)参与全国评选。最终当选全国十大“最美家乡人”,将获得奖金10000元。

目前,本报“最美家乡人”征集渠道已经开通,你可以通过拨打电话:96678等方式与我们联系,也可以关注“天天正能量”公众号、微博、抖音等进行推荐,参与微博话题#最美家乡人#互动并提供线索。


分享到: 编辑:李粮辰 统筹:杨观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