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江西抗洪现场 |孤岛突围

2020-07-20 19:25:00 来源:郑报融媒 点击量:12524 分享到:

“家里有老人孩子的,马上撤离,水位一直在涨!”棉船镇党委副书记欧阳伟没有丝毫犹豫,用嘶哑的声音对一户村民说,又马不停蹄赶到下一家通知。此刻,黑云压城,江涛滚滚,江西省彭泽县棉船镇像一只孤舟漂在长江江心。

棉船镇又名八宝州,地处赣皖交接边缘,隶属江西省九江市彭泽县,是长江下游江心一座冲积沙洲,四面环水,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7月以来,受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影响,长江水位持续上涨,一度超警戒水位3米!经历持续暴雨的冲刷和浸泡后,受灾严重。

地势低洼的棉船镇不少村庄成了一座危机四伏的“孤岛”。洪水如猛兽,轮渡是唯一离开的工具。“搭乘冲锋舟疏散。”从夜晚到白昼,短短30个小时里,包括老人和孩子在内的4000余人全部撤离。

“这段时间水缓退了一些,解放军驻扎到了镇上,安心多了!”棉船镇金星村村民王至胜说。截至7月19日6时,棉船镇水位为惊人的20.61米,仍超警戒水位2.41米。1750名官兵陆续抵达,和当地留守的数千名干部群众一起,共同打响“棉船突围战”。

洪水围村

一场接一场的暴雨,棉船镇出现了超历史水文记录的洪水。

“你今天还是带着儿子去彭泽亲戚家里去住吧,我感觉这水位还要涨。”7月10日下午,45岁的棉船镇新红村村民许永见对妻子说。他们的儿子9日在彭泽参加完高考,几个小时前刚回到家里。

妻子没说什么,收拾好行李带着儿子去了彭泽,在这住了几十年,她心里也明白,今年的洪水不同寻常,总有些担忧。

10日晚上,许永见听着窗外的雨声几乎一夜失眠。一大早,他就叫上左邻右舍赶紧去用沙土加固不远处的新红圩,因为江水已经到了家门口。没有用,水位涨的很快,不到半天时间就漫过新红圩,浑浊的洪水漫过了街道,一下子涌进了屋子里,吞噬了家电和家具。

“心疼啊,刚装修的房子,就这样被洪水淹了。”许永见站在棉船大堤上指着远处一栋红瓦的房子说。他们家就建在新红圩和棉船大堤之间,周围除了七八家邻居,还有几百亩的农田。十几年了,一直与新红圩外的长江水相安无事,但今年是个例外。

洪水最终没有冲垮棉船大堤,逐渐开始缓退,已经被淹没的新红圩又露了出来,但是通往许永见家的路和几百亩庄稼还是一片汪洋。许永见现在住在大堤上的姨妈家,每天参与巡防大堤,他希望洪水早日退去,他可以早点回到自己的家。

紧急撤离

棉船镇地处长江江心,肆虐的洪水让这里成为“孤岛”。

棉船镇镇长方华告诉正观新闻记者,7月12日16时,棉船镇水位已达21.13米,超警戒线2.93米,且仍在持续上涨,防汛形势极其严峻。13日12时,长江棉船镇段水位达21.23米,超警戒线3.03米。“水突然涨得很快,一旦决口,我们这里将成为一片汪洋”。

尽管堤坝已经进行了加固,成功排除数十处管涌、泡泉等堤坝险情,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从7月13日6时起,当地政府对岛上65岁以上、16岁以下及病残人员进行有序转移,截至7月14日12时,共计4000余人已经全部安全撤离。

“那两天镇上所有的党员干部必须下村,通知到每一户每一人,确保每个符合条件的人必须安全撤离!有的干部嗓子都喊哑了,终于齐心协力,共同完成了这次任务。”棉船镇镇长方华说,“撤离出去的群众愿意投奔亲戚的,每人每天发20元补助,在集中安置点的,吃喝住用全部由政府买单!”

“在这吃得也好,住得也好,还能看电影、听戏,确实给我们安置得很好,感谢政府!希望洪水早点退去,我们也可以早日回家。”在马当镇中心完小的棉船安置点,71岁的江心村村民胡宪友说。

住了一周后,这个安置点里已看不到明显的悲伤和焦虑。村民们或坐或蹲,聊天、打牌,不少光着膀子。一到晚上,操场上会放大喇叭,老的少的跳起广场舞。在赈灾义演的现场,他们满脸的笑。

据棉船镇汛期避险转移安置点副组长吴福利介绍,棉船镇为此次汛情一共设了三个安置点,目前启用两个,中心完小安置点最大,已经安置了207名撤离群众。党员干部和志愿者24小时值班。

24小时巡堤

“棉船大堤全长31.6公里,冲积洲土质结构复杂,多数属沙质土壤结构,虽然目前水位有缓退趋势,但大堤在水中浸泡时间已经很长了,安全隐患较大,防汛压力仍然很大。”镇长方华介绍说,全段大堤分为上中下三段,每段都设有指挥部,所有党员干部带头,确保每一段大堤都有人24小时巡查。

“其实巡堤是件技术活,你得一眼就能看出是不是泡泉,有没有险情,其实也是在学习。你看见有地方汩汩冒水,如果是清水还没事,如果是浑浊的江水,就是泡泉,就是险情,必须立即上报!”21岁的周志勇是江西警察学院的大三学生,老家就在棉船镇的金星村,原本想在学校复习考试招警,看到家乡受灾,他主动报名参与防汛。

大堤往里50米,都是巡堤的范围,里边就算有庄稼也必须清除,因为一旦错过一个险情,后果不堪设想。由于降雨和大堤的渗水,巡堤的路往往是泥泞不堪,队员们穿着雨鞋,1公里的距离往往需要半个小时才能走完,到头休息10分钟,返回继续巡堤。

“每天三班倒,日夜不停,风雨无阻,这就是巡堤。”去年刚退伍的王友前天因雨夜巡堤扭伤了脚,今天又坚持上阵。巡堤队员一般由民兵突击队和当地村民组成,如果遇到险情,立即报告指挥部,如果指挥部的抢险队处理不了,再通知部队过来,这样确保万无一失。

孤岛不孤

棉船镇防汛最危险的时刻正在过去。除了自救,棉船还受到各方援助,从社会热心人士到子弟兵,这座长江江心的孤岛在这次汛情来临时从不孤单。

“你看江西受洪灾这么严重,咱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在山西吕梁做生意的河南人孙振汉在网络上看到洪水的消息时,这样问自己的好友陈鹏。“走!咱去江西看看能不能尽点力!”两人一拍即合,拉着240箱方便面和30多箱水驱车19个小时来到九江。

“一个朋友说彭泽受灾比较严重,我们联系当地政府,他们就推荐了我们来棉船镇。昨天刚到,今天就开始帮他们巡堤!”孙振汉脸上看不到疲惫。

7月19日下午,棉船又开始下起暴雨。雨势稍弱,一辆挂着“解放军来了”的军车缓缓驶向渡口大堤,下来一群年轻的子弟兵,迅速开展加固大堤行动,装沙袋、运沙袋,每个官兵脸上还挂着雨水,却干劲满满。

“因为下雨,我们安排力量到环岛大堤,再装些沙袋备用。最近棉船长江大堤的加固基本完成,主要在排查解决各种隐患,帮助村民建设家园。现在汛情依然严峻,一旦有险情,我们一定会冲在一线。”解放军某部勤务保障营教导员欧阳登坚毅的目光里透出军人的刚毅,“请棉船人民放心,洪水不退,我们不走!”

郑报全媒体特派记者 石闯 翟宝宽 周甬 刘小涛 发自江西彭泽

分享到: 编辑:陶莎 统筹:杨观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