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家园保卫战——战洪水!正观新闻记者江西直击(三)

2020-07-19 09:40:00 来源:郑报融媒 点击量:10103 分享到:

▲点击观看视频

“洪水太猛了,淹没了稻田,冲到家门口,漫过了脚脖子。”50岁的修锁匠江和发看到跑上跑下的妻子怒了,“啥时候了,赶紧走,保命要紧。”一同离开的还有他年近八旬的父母。这是时隔22年后,他再一次狼狈不堪地逃出家门。

在过去的10多天里,鄱阳,江西省人口第一大县,一场超20年一遇的洪水,打乱了这座拥有4 条大河、2座大型水库及1000多个大小湖泊、被誉为“中国湖城”的所有秩序。短短5天,全县应急响应由四级提至最高级别。

记者在水中采访村民

问桂道圩、中洲圩、桂湖村圩堤等多处漫决,村庄和耕地被淹,紧急转移安置155710人……鄱阳,这个因西临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而闻名的县域,成为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面临着一场“家园保卫战”的大考。

“墙上被淹的痕迹比1998年还高出一截子。”刚刚返家的江和发很感慨,他所在的江家岭村至朱家桥村的1.5公里昌江圩堤,是第一道防线,一旦失守,县城将成一片汪洋。所幸,当地“死守”圩堤,只有低洼的少数民居被淹。

如今,肆虐的洪水缓慢退去,灾后救援有序推进,避灾的村民们返回被洪水践踏的家园展开自救,久违的阳光照在了他们饱经风雨的脸上。

有村民在帐篷里轮流日夜值守

半夜的锣声


一片汪洋的鄱阳镇邓家村

进入7月之后,一场接一场的雨水,让47岁的邓家村村民邓贵来很焦虑,“还有两个上学孩子,一直窝在家里,出不去,憋得心慌。”在他的记忆里,最多下个两三天雨就停了,可是今年一连下了四五天,而且越下越大。

7月8日夜晚9点多,全村像往常一样一片寂静,偶尔会传出几声狗叫声。“刚洗漱好,躺在床上玩手机。”邓归来说,这时村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刺耳的锣声,这是一种不好的征兆,让他和妻子顿时陷入了慌乱,“快看看咋回事儿”。

事后,他才知道,自己和1347户村民一样,都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晚。邓家村村支书曹常金告诉正观新闻记者,接连不断的大雨,让他和村干部们提心吊胆,按照鄱阳镇的安排部署,他和村干部轮流在圩堤上巡查,以防不测。

“洪水无情,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曹常金说,当晚有人发现圩堤上一些地方出现漫顶后,及时报告了镇政府。他接到紧急转移群众的通知后,吓了一身冷汗,马上通知所辖的4个自然村联络人,挨家挨户通知村民们撤离。

鄱阳邓加村村民划船从被淹的家中离开

邓家村有1348户、6883口人,由于半夜时分,不少村民都睡下了,他和村干部、村民们一道,从9点多到11点,挨家挨户敲门,“全村走了三遍,确保不漏一户,不少一人,全部撤离到附近的安全地带。”

和鄱阳镇一样,鄱阳县多个乡镇也经历了一场生死攸关的考验。谢家滩镇党委书记张尚善说,7月7日下午,紧急防汛部署会后,各村通过鸣锣、扩音喇叭、微信群、电话、上门喊话等方式,在7日晚洪水来临前已转移村民12000余人。

“7月8日洪峰当天,全镇仅有地势较高的福山村没受影响,其余19个行政村和1个社区均遭受重大损失。”张尚善说。截至7月18日,全镇的前杨村、化民村和大田村等3个行政村下属的部分村小组至今仍被洪水围困,成为孤岛。

超20年一遇

“第二天,我们才知道,原来位于邓家村和桂湖村之间的问桂道圩决口了。”和邓家村一样,桂湖村也是全县受灾最严重的村庄之一。当天,一位村民发现,问桂道圩堤下方出现了一处穿孔管涌,水流直冲堤内农田。村干部紧急组织人员用农用车拉来泥沙,然而,抢险持续大半天,因洪水汹涌,难以控制。

当晚8点半左右,一场肆虐的水流冲破了圩堤,以万顷之势涌进村内。事发时,还发生了惊险的一幕,41岁的村民邓正火驾驶的东风农用车运送石料时,问桂道圩堤的水泥路面突然塌方,他连车带人一起掉进了决口里,奔涌的洪水裹挟着货车冲向远处的村庄。最终他砸窗逃生,抱住了一根木杆才没有被卷走。

鄱阳镇道杈村

“这里都是良田,也就短短几个小时,就被洪水灌满了,水深还达四五米。”48岁的道杈村村民曹光秋是一名圩堤巡查员,7月17日下午,佩戴红袖标的他看着眼前的洪水无比痛惜,“上万亩的良田,就这样被洪水淹没了,庄稼也毁了”。

其实,问桂道圩只是多处圩堤决口中的一个缩影。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严重的灾害?7月18日,鄱阳县水利局总工程师、防汛办主任王能耕提供的一组数据,给出了答案:7月1日0时至7月18日18时,全县遭遇连续的暴雨洪水过程,平均降雨量为336.8毫米,是常年同期(79.1mm)的4倍。尤其7日至8日两天,雨量集中,都创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值,“超20年一遇的洪水”。

王能耕说,受强降雨持续影响、上游来水及鄱阳湖高水位共同影响,全县417公里堤防全县超警,全县47条圩堤出现险情381处,险情类型主要为泡泉119处,渗水渗漏33处,管涌45处,漫顶37处。

“从7月4日,鄱阳启动了四级响应,随着水位的不断上涨,响应级别在短短的5天里,迅速调整为三级、二级,直至最高级别。”王能耕说。

24小时有武警及村民志愿者值守

县城保卫战

鄱阳县是江西省第一人口大县,总人口162.8万。而朱家桥村至江家岭村一线的昌江圩堤地处县城城郊,离鄱阳县政府的直线距离不过3公里。对于鄱阳县而言,这是第一道防线,也是生命线,一旦决口,县城将成为一片汪洋。

道路两侧的农田全部被洪水淹没

昌江圩全线长5公里,其中“县城保卫战”重点段位于江家岭至朱家桥段。

“这段圩堤也就1.5公里,关系到三个行政村及县城的安危,必须‘死守’,只要人在,大堤必须在。”朱家桥村民兵营长许金龙告诉正观新闻记者,昌江水位在9日夜晚逐渐漫过昌江圩堤,一些村民家住在堤坝边上,“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们动员了村里所有人一边安全撤离,一边紧急固堤。”

许金龙出生于1977年,经历过多次大洪水,对于1998年的洪水记忆犹新。“那年我21岁,昌江圩溃堤了,一层全部被淹了,洪水过后房子也扒了。”

7月12日上午8点,鄱阳站水位高达22.75米,超警戒水位3.25米,比1998年历史极值22.61米还高14厘米。当天,洪水在昌江圩的沙坝外疯狂徘徊。当地主要领导多次在昌江圩现场指挥,上饶市委书记马承祖曾说:“这就是县城保卫战,这就是塔山阻击战。”

武警在河堤旁的江家村老乡屋檐下休息

“这么多的沙袋,都是我们垒起来的,当时都累趴了。”7月18日,21岁的退伍军人刘绍军说,他是专门从赣州赶过来支援的。时值中午,酷暑难耐,但一些武警官兵、村干部及志愿者仍在在朱家桥至江家岭的昌江圩堤来来回回巡查。

洪水减退,昌江堤水位仍然高出县城很多

这是一条用沙袋堆积起来的长长的堤坝,弯弯曲曲,旁边堆积了防汛物资。另一名瞒着父母专程从杭州过来的退伍军人孙兴龙说,他和官兵们一块顶着烈日填装沙袋,“一个沙袋几十斤,第一天就干了十几个小时,腰酸背疼,但圩堤守住了,很值。”目前,圩堤白天和夜晚均维持三四百人,毫不懈怠。

重建失落的家园

五一中心学校群众安置点

鄱阳县五一中心学校,是鄱阳县最大的群众安置点。

7月8日夜晚的紧急转移,使五一中心学校被征用,成了桂湖村与邓家村村民们的落脚点。“我们这里安置了815名受灾群众,以老人和小孩为主,刚开始,很多人不习惯,嗓子都喊哑了。”鄱阳镇党委委员、组织委员兰穹飞说。

7月18日下午,正观新闻记者来到五一中心学校了解到,所有教室都被征用作为临时宿舍,每间教室中都设有木床、凉席、风扇、寝具等。每天三顿饭,都有保障,每天都有志愿者根据群众的需要,做适合他们的饭菜。

五一中心学校安置点内的爱心课堂

“这些受灾群众中有30多个幼儿,120多个少年,为了让他们过得安心,我们开设了爱心课堂,每天四节课,给孩子们讲授知识和文化,帮助心理疏导,进行兴趣培养和品格塑造,让他们过得开心。”五一中心学校校长曹光奇表示。

县剧团为安置的受灾群众义务演出

56岁的桂湖村村民黄小琴表示,他们一家有七口人在安置点生活,“当晚太突然,没带什么东西就转移了。一楼的电视、冰箱、洗衣机、家具也都被淹了,但好在老伴、孙子孙女们都没事,一家人平平安安就好。”他说,现在洪水逐渐退去了一些,让他有了盼头,“最大的心愿就是早一天度过汛期,尽快回家”。

实际上,渴望回家的受灾群众,还有很多。在江家岭村,一些投亲靠友的村民们近几天陆续返回了村庄。7月18日上午,在紧邻洪水的一排民房外面,村民都在清理家中的污泥和杂物,而积水稍浅的村民也纷纷返回家中,积极自救。

“洪水退了些,我和妻子先回来,打扫了整整两天。”50岁村民江和发指着墙壁上被淹的痕迹说,“1998年洪水被淹了,只不过这次更重,高了一截子。”他坦言,经历了22年前的特大洪水,并不觉得洪灾有多可怕,有信心战胜它,“今天上午,决口180米的中州圩合龙了,听着附近机器轰鸣,心里踏实多了”。

他的家由于地势低洼,和附近的圩堤连在了一起,构成一道特殊的抗洪“防线”。至今,他的地下室和邻居们一样,被完全淹没在洪水中。站在客厅前方走廊上,一眼望去是辽阔的水面,他有时会忍不住调侃说,“我们家成‘湖景房’了!”

正观新闻特派记者 石闯 翟宝宽 周甬 刘小涛 发自江西


分享到: 编辑:朱琳 统筹:杨观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