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前线 | 来自武汉战“疫”一线的思考

2020-02-24 20:28:00 来源:郑报融媒 点击量:13269 分享到:

▲点击观看视频

“我们该怎么样去认知新冠病毒以及新冠肺炎,这涉及到我们怎么应对我们未来的治疗。”

在武汉青山方舱医院,他走到哪,都会随身携带着一套超声设备,他也在方舱医院中,通过便携超声设备,辨别出一名轻症转重症的患者,及时转诊。

他是河南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成员、河南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主治医师史源,也是河南省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超声学组副组长。

▲史源医生在舱内用便携超声为患者做检查

来到武汉16天后,史源,还有更多的从事重症医学的医生聊起来了他们对新冠肺炎的思考,还有一些反思。“我们做重症医学的医生,现在需要的不仅是感动,我们要坚持对疾病的冷静而理性的思考。”

人类对看不见的世界认知很有限

“1月21日之前,我一直在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外科ICU进修,也算是见证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前期暴发过程。从发热门诊病人激增,医院的零防护高强度工作状态,到医院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医务工作者开始带口罩,甚至穿上了防护服,到最先报道的协和医院神经外科14位医护人员的感染;其实医疗群体和民众在付出了惨痛代价后才意识到的未知疾病的巨大风险。

而医院之外是另一世界,武汉街头,绝大多数人是不戴口罩的,大家还在忙着置办年货,准备过年。这也是我想说的思考的第一点,在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我们的生活方式该做些什么样的调整?”史源,研究生毕业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在省人民医院已经工作8年了。

史源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我们现代人对瘟疫都没有概念了。但历史上瘟疫比战争导致的死亡人数是多得多。其实我们人类是很渺小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病毒与我们共存,人类对看不见的世界的认知是很有限的。”

▲史源医生在舱内用便携超声为患者做检查

“食用果子狸已经带给我们惨痛的教训,2003年暴发的SARS源于中华菊头蝠,中华菊头蝠把SARS病毒传染给了果子狸,一些人吃了感染病毒的果子狸,再将病毒传染给了人类。新冠病毒的来源也是野生动物。”史源从手机上打开了一个PPT《流感下的冬季——重症病毒性肺炎抗感染治疗》,边看PPT边解说:滥食野生动物再一次导致了疫情的暴发,到现在已经让2000多人失去了生命,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人与自然的对立中,“枪响之后没有赢家”。从这次疫情来看,我们必须反思人与自然如何更好地相处。

“刚才还说到,武汉在1月20日左右,还有很多人没戴口罩。这也涉及到人们的生活方式问题。在日本,如果你感冒了不戴口罩,是对别人的不尊重,是很失礼的事情。公共卫生的防护意识还没有成为民众的习惯。”史源说。

自然界向人类敲响了警钟

河南省人民医院急诊ICU主任王龙安,1988年起就在省人民医院急诊科工作,30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对疾病和生死看透许多。“对人类的很多疾病来说,我上学时候就学过的一句话是‘一分预防,胜过十二分治疗’。”

王龙安毕业于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他的很多同学在抗疫一线,“也有同学在做病毒性感染的基础研究,我也看到一段话很有意思:自从抗生素问世人类生存能力强大很多了。但随着抗生素的普遍滥用,形形色色的感染越来越难以控制,加之人类对自然界的暴行逆使导致一些与人类生活环境毫不相干的病菌病毒肆意蔓延。这是人为的灾难,是人类自己在自我作践。可惜医学还远没有发达到可以抵抗一切微生物侵犯的程度。反倒是其他自然界的生存者,在反击人类,向人类敲响了警钟。”

新冠肺炎并不单单是肺炎

“这次来支援湖北,省人民医院选派了重症、急诊、呼吸三个和疾病最密切相关的骨干力量,我们是综合ICU,能够实行最顶尖重症抢救,给病人包括呼吸机、ECMO生命支持。全国重症界的核心力量现在都在武汉。但其实新冠肺炎,并不单单是肺炎。”史源说。记者了解到,第五批河南医疗队还包括了郑州人民医院、郑州中心医院、郑州二院、郑州三院、郑州七院、郑州九院、郑州市妇幼保健院、河南省儿童医院等多家医院的急诊、重症等医学学科的专业医生来到武汉。

“新冠肺炎的轻症,和流感的差别并不大,但重症患者会很不一样。我们应该对新冠肺炎有深刻的认识,这样才能更好地去为患者治疗。”史源说,“我们在救治的过程中也在不断的学习和了解这个全新的疾病。目前科学研究证实,新冠病毒能够入侵我们的身体,是因为我们的细胞中有新冠病毒的受体——ACE2(ACE2,全称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 2,中文名称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很多人吃的普利类和沙坦类降压药和这个受体所在的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密切相关)。形象地来说,ACE2就像是一把钥匙,病毒用它,打开了进入细胞的大门的锁,病毒通过识别ACE2蛋白进入人体细胞,ACE2是新冠病毒侵入人体的关键。而ACE2主要存在我们的肺部,这也是新冠病毒首先表现为肺炎的原因。此外,ACE2也存在于体内的其他器官,如几乎所有的小肠、内皮系统和平滑肌,如果不及时干预、及时治疗,病毒对心血管系统、肾脏等重要器官全面‘攻击’,会导致系统性的疾病,变成危重症,如果一旦发展成危重症,相应的风险就会大大增加,最后哪怕上了ECMO,死亡率还是很高的,而如果仅仅是流感导致的重症,上了ECMO之后救治率是很高的。要知道咱们河南的ECMO的开展在全国都是领先的。”

“重症医学医生更需要的是在对疾病深入了解下的冷静判断。”

“我们重症专业的医生经历过过太多的生死,我们常常也会感动,但我们更清楚病人需要的是我们的专业性,我们不能因为情感影响我们的思考和决断。我们重症医师渴望来到一线,我们清楚不躬身入局,就无法真正了解这个疾病体会患者的苦难。”史源说。

在来武汉之前,史源把他前段时间获得的一个全国镇痛镇静比赛中获得的二等奖10万元奖金,捐给了进修的武汉协和医院。

36岁的史源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们离开家,是为了让每一个孩子都可以回家”,这是他在出征前写下的话。

郑报全媒体特派记者 王绍禹武汉报道  视频剪辑 于晴


分享到: 编辑:周爱巧 统筹:刘德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