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剧本杀”未来之路在何方?

2022-08-27 来源: 郑州晚报 郑州客户端官方网站 分享到:

剧本杀行业正在面临新的变革。曾经的“市场宠儿”,在后疫情时代下,似乎已经不能再像往昔那般吸引年轻人。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范围内的剧本杀门店数量从去年的4万多家已缩减到2万家。郑州市场也不例外,仅2022年上半年,就有约三百家门店消失。

从“野蛮生长”到“风光不再”,剧本杀行业的未来之路在何方? 每位从业者都在思考。 

郑州市场:400余家店铺锐减至100家左右

2019年,是业内公认的“中国剧本杀元年”,全国的剧本杀门店数量从2018年的2400余家攀升至12000家。在大众娱乐需求增加、综艺背书等因素的影响下,剧本杀在进入国内市场后快速膨胀。

作为一个新兴业态,刚开始的剧本杀存在着巨大的市场潜力。2020年,柳柳就是被这股“行业新风”吸引入局,成为郑州AB推理体验馆的老板。

“状况最好时,每月可以组400-500团开本。” 柳柳介绍,按照每团平均7人,每场人均100元来计算,每个店每月的营业额可达到数十万元。情况最好的时候,柳柳曾在郑州投资了不止一家店。

但现在,市场悄然发生了变化。“疫情改变了一切。”柳柳说,去年7月,郑州市区各类圆桌和实景探案类剧本杀店大约还有400家,但到今年5月,就只剩下100余家。“三分之二的店铺,就这样不声不息地消失在玩家的视野中。”

新装修一年不到、实际经营不足5个月的新店面临被遗弃

更令从业者不得不面对的是,当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存状态、生活模式和娱乐选择时,与剧本杀店铺一起消失的,还有许多剧本的创作者和剧本杀爱好者,这对于行业而言,是更为致命的。

新规出台,是肯定也是挑战 

其实,剧本杀行业自出生之日起就伴随着诸多问题。市面上,原先低层次剧本泛滥,并且部分内容涉黄、涉暴、涉恐,对未成年人产生了不良影响;许多剧本杀店聚集在居民生活区,产生的噪音和人员流动等问题也带来了诸多不便。

为推进行业发展,6月份,文旅部、公安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从内容、未成年人保护、安全生产等多个层面,首次在全国范围将剧本杀等娱乐经营场所新业态纳入管理范畴。

根据规定,剧本杀不得开设在居民楼内、建筑物地下一层以下等地;剧本内容和表演、道具、服饰等必须合法合规;此外,还规定了“除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外,剧本娱乐经营场所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剧本娱乐活动”。

这一政策的出台,让原本无序发展的剧本杀行业逐步走向正规。但新标准实施之后,对从业者而言也带来了挑战。

一家已从业三年的剧本杀店铺经营者卡卡(化名)说,他所在的地区原是郑州剧本杀店最热闹的聚集地之一——国贸360新领地,但目前因所租用的房屋性质不符合新规要求,在明年6月30日之前,需要搬迁完毕。

“现在租用的场地,有5-6个房间可同时开本,月房租5000元左右,还可以承受。”卡卡说,但因新规要求,重新选了符合经营地点规定的门店,这也意味着将面临提升30%-40%租金的压力。

曾经最为热闹的新领地地块内的剧本杀店现或全部面临搬迁

关于剧本内容方面的调整,某位新入行的店长鹿鹿(化名)坦言,对经营一点影响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新规出台以后,店里下架了部分含有恐怖元素的剧本,导致流失了部分偏好此类题材的消费者。另外,一些NPC(真人扮演的服务型角色) 由于‘涉恐’,也不再被允许出现在店面中。”鹿鹿说,这些都给他的经营带来了看得见的损失。

不过,更多经营者认为,监管的到来是对行业规模化发展的认可,是趋势也有其必要性,只是希望在具体实施时能够考虑到初生行业的实际状况。“监管力度小,行业整治力度便不达标,但如果用力过快、过猛,对一个新生的行业发展来说也不利。”

后疫情时代下的剧本杀,路在何方?

在后疫情时代和新规出台的双重影响下,剧本杀之路该何去何从?

据统计,在2021年上半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剧本杀以36.1%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38.3%)和运动健身(36.4%)。相比于电影、运动等传统娱乐方式,剧本杀虽然风光不再,但还是有着不可比拟的沉浸属性和社交属性。

但从整个产业生态来看,当行业进入成熟期,面对后疫情时代消费需求低迷,剧本杀的五类参与者——剧本创作者、剧本发行商、剧本分发平台、线上APP/线下门店以及玩家都不得不做出改变。

业内人士认为,首先行业应该尽可能去挖掘正能量剧本、适合全年龄段的合家欢剧本,或者能够折射社会问题、引起思考的议题,从剧本基调、游戏机制、作案手法以及价值立意等内容方面进行创新。另外,可打造“剧本+文旅”模式、系列IP,与VR、XR等技术结合,提升玩家体验。作为线下店铺,还可以有意识地培养和扶植属于自己的剧本创作者,降低店铺经营成本。

正观新闻·郑州晚报见习记者 郝韵



分享到: 编辑:周爱巧 统筹:杨观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