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中院“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典型案例”发布 失足少年受处罚,家长收到家庭教育令

2022-06-01 来源: 郑州晚报 郑州客户端官方网站 分享到:

强制侮辱殴打未成年人六少年获刑 、失足少年受处罚,家长收到家庭教育令……5月31日,郑州中院通报了2021年郑州两级法院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工作情况,并发布包括这两起在内的四起典型案例。

案例一:强制侮辱殴打未成年人六少年获刑

2021年7月17日17时30分许,被告人王某1(18周岁)伙同王某2(17周岁)、张某某(16周岁)、孙某某(16周岁)、朱某1(15周岁)、朱某2(15周岁)、安某某(14周岁)在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某菜市场一胡同内,强迫被害人郑某某(14周岁)下跪并扇其耳光,同日18时50分许,在被告人王某1的授意下,被告人王某2纠集被告人董某某(17周岁)、马某某(17周岁)赶到某市场,继续对郑某某实施殴打,并用烟头烫其胸口、强迫其只穿背心、拉开裤子拉链、光脚游街,期间多名被告人拍摄郑某某被侮辱的视频、照片并发至微信群及朋友圈,后被告人孙某某将群内的视频剪辑制作成卡点视频再次传播。经鉴定,郑某某面部挫伤、颈部深II°烧烫伤,郑某某的损伤程度构成轻微伤。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1伙同董某某、马某某、王某2、张某某、孙某某聚众在公共场所当众以暴力、胁迫方法强制侮辱妇女,其六人行为均已构成强制侮辱罪。依法判决被告人王某1犯强制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被告人董某某犯强制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被告人马某某犯强制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被告人王某2犯强制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被告人孙某某犯强制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被告人张某某犯强制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一审宣判后,六名被告人均未上诉。

典型意义:严厉打击未成年人霸凌行为

本案系一起典型的经互联网发酵传播的未成年人欺凌事件,九名施害者在公共场所当众以暴力、胁迫方法强制侮辱一名年仅14岁女孩,案件产生的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九名施害者中,第一被告人年满18周岁,其余五名被告人均未满18周岁,另有三名同案施害者因未达刑事责任年龄未予刑事处罚。法院分别判处相应的刑罚,体现了对未成年人权益的双向保护原则,既保障未成年被告人权益,又依法保护未成年被害人权益。同时希望学校、家庭和社会共同努力,遏制青少年欺凌、暴力事件的发生。

案例二:明知女孩未满14周岁,发生关系构成强奸罪

2020年8月,被告人胡某某(17周岁)通过交友软件认识被害人冯某某(11周岁)。2021年10月9日20时许,被告人胡某某在明知被害人未满14周岁的情况下,在酒店内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案发后,胡某某主动到案。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胡某某奸淫未满14周岁幼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依法应从重处罚;胡某某犯罪时未满18周岁,依法减轻处罚;胡某某自动投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其自愿认罪认罚,可从轻处罚。法院判处被告人胡某某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典型意义:严防对未成年人性侵行为

本案再次启示我们,应进一步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性教育,提高其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同时强化家长、老师的安全防范意识,切实加强校园安全管理,共同筑牢家庭、学校、社会三道防线,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此类案件的发生。

案例三:参加学校“掰手腕”游戏,受伤咋办

原告李某1(15周岁)、被告李某2(16周岁)均系被告郑州市某科技学校的学生,2019年12月29日下午,二人在教室内参加元旦节目演练,在参加掰手腕游戏活动中,原告左上肢受伤,后被学校教师护送至医院治疗,原告为此花费医疗费共计4.8万余元。

法院审理认为,游戏参与人原告李某1与被告李某2,均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且二人自愿参加该游戏,其二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该游戏的内容和特性,二人在游戏过程中实施的动作没有任何恶意且未超出正常限度,因此对于受伤事件的发生二人均没有过错;被告郑州市某科技学校的教师组织学生自主排演节目并无不当,且在原告受伤后及时护送原告到医院治疗,亦不存在过错。原告受伤系因体质差异未能适应“掰手腕”游戏的“对抗性”而形成,该受伤系意外事件,原告李某1、被告李某2、被告郑州市某科技学校对此均无过错。后经法院调解,保险公司向李某1支付4.3万余元,各方均表示接受。

典型意义:加强人身意外伤害防范

跳皮筋、扔沙包、斗鸡、掰手腕……这些游戏活跃了校园生活,促进了学生德智体等全面发展。本案中,扳手腕属于文体活动中的体育竞技活动,《民法典》规定:“自愿参加具有一定风险的文体活动,因其他参加者的行为受到损害的,受害人不得请求其他参加者承担侵权责任;但是,其他参加者对损害的发生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体育运动领域,无论是专业性的体育竞技比赛还是群体性的互动竞技活动,本身都具有一定的对抗性。自愿参与体育运动的成员,除对方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形之外,对在体育运动中发生的损害结果应当自担风险。学校、家长可以积极投保相关保险险种,充分发挥社会保险的作用,以此分担和化解风险,确保未成年人因意外发生损害得到相应救济。

案例四:失足少年受处罚,家长收到家庭教育令

2020年5月8日,被告人岳某(16周岁)虚构姓名、住址,以其母亲让其购买两只猫,但需要其母亲先行查看为由,骗取刘某某3只布偶猫,价值6500元。2021年5月14日,岳某又盗窃某网吧的电脑主机,价值3456元。赃物均已追回并发还被害人,取得被害人谅解。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岳某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盗窃罪。根据事实,依法判决被告人岳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犯盗窃罪,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同时,一审法院依据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家庭教育促进法》之规定,对被告人岳某父母作出了家庭教育令,责令其父母依法积极履行监护职责、做好家庭教育,关注孩子的生理、心理状况和情感需求,严禁岳某进入营业性娱乐场所、酒吧、网吧等场所,及时预防和制止岳某的不良行为和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合理管教。

典型意义:运用家庭教育令挽救感化失足少年

法院对被告人作出刑事处罚的同时,依照我国《家庭教育促进法》第49条“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发现未成年人存在严重不良行为或者实施犯罪行为,或者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正确实施家庭教育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根据情况对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予以训诫,并可以责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导”的规定,责令被告人父母履行家庭教育义务,同时对后续开展情况,人民法院将定期走访和调查,确保家庭教育令内容落到实处。

郑报全媒体记者 鲁燕 文/图


分享到: 编辑:李怡萍 统筹:苏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