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安阳发现商代“册”族居葬区

2022-01-06 来源:新华社 分享到:

△点击观看视频

“中”字型大墓之上,3座“日”字型院落规整排列;大墓周围,伴有4座车马坑和数个陪葬墓;多件造型精美的青铜器上,刻有“册”字铭文……日前,商代“册”族居葬合一遗址在河南安阳邵家棚村被发现,对殷墟宫殿区形成拱卫之势。

这是邵家棚遗址出土的部分青铜器(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经过为期两年的考古发掘,位于殷墟保护区东南边缘、距殷墟宫殿宗庙遗址2.4千米处的邵家棚遗址,被考古学者判定为商代“册”族居住生活的重要区域。“在甲骨文中,就有关于‘册’族的记载。这次邵家棚遗址发现的多件青铜器上出现‘册’字族徽,所以我们认为‘册’族在该区域活动。”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孔德铭说。

这是邵家棚遗址出土的青铜觥盖,内壁上有铭文12字(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考古人员在此共发现商周时期房基18处,墓葬24座,包括一座“中”字型大墓,车马坑4座共计6辆车,出土一批造型精美的青铜器、玉石器、骨蚌器、车马器等。

考古工作人员对邵家棚遗址的车马坑进行清理(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邵家棚遗址‘中’字型特大墓葬和4座车马坑的发现,在殷墟南区考古中系首次,其中的遗迹现象也非同寻常。”孔德铭说。

已发掘的18座商代墓葬中,“中”字型大墓早期被盗严重,仅出土少量陶器和车马器等小件器物。

其余葬墓中,共出土青铜礼器20余件套,器型有鼎、觚、爵等,部分有铭文“册”等。此外还出土了数量丰富的青铜兵器、车马器、玉石器、骨蚌器等。在遗址中还出土一件青铜觥盖,上有铭文12字,非常少见。

这是邵家棚遗址出土的青铜觥盖(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4座商代车马坑中,共出土6辆车,伴有殉人和殉马。车饰、马饰均较为豪华,一车厢内发现有权杖,有的殉人头戴贝壳串饰的帽子,有的殉马头上同样有贝壳串饰,并有青铜衬底、黄金贴面的泡饰挂在马的前额处。

这是邵家棚遗址中的一座商代墓葬,其中出土了数量丰富的青铜器(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在安阳地区的考古中实属罕见,反映出马车主人非凡的地位和权势。”孔德铭说。

18处房基则组成3座多进式院落,“中”字型大墓就位于中间院落的下方。

这是邵家棚遗址“中”字型大墓的墓室(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这3座院落均为南北向,平面呈‘日’字型,布局非常清晰。”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技术员、邵家棚遗址考古发掘项目现场工作人员梁宇说。

据介绍,通过解剖和地层观察,这3座院落的始建年代为商代晚期,经过多次修复和利用,废弃年代为周王灭商前后。

这是邵家棚遗址出土的部分青铜器(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特别是此次发现房基前铺有木板的台阶、房基内墙的装饰遗存等,都是殷墟考古中第一次发现。”孔德铭表示,这对于研究商代房屋构筑方式、建筑材料、布局、内部装饰等具有重要价值。

种种迹象表明邵家棚遗址规格之高、规模之大,在此居住的“册”族人拥有怎样的社会地位?参与何种社会分工?与商代王族有着怎样的关系?这些问题仍需通过后续研究解答。

邵家棚遗址车马坑中,有的殉马头上有贝壳串饰,并有青铜衬底、黄金贴面的泡饰挂在马的前额处(资料照片)。新华社发(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

“邵家棚遗址文化内涵丰富,各类遗迹保存较完整,出土器物多且种类丰富,对于研究殷墟遗址的范围、布局和殷墟南区商代遗址文化内涵、文化发展序列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孔德铭说。

邵家棚商代遗址考古发掘项目为配合当地棚改项目建设,自2019年10月起至2021年12月结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站与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的联合考古队进行。



分享到: 编辑:周爱巧 统筹:王战龙

相关新闻